位置:首页 > 汽车 >

那些年,我们装电话的故事……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07-08 01

智能机连上了高速网,让抖音在那“抖”着。

给茶杯续上水,往事象杯口的热汽,袅袅升腾。都20年前的事了,为了今天爽快的网络生活,为了中国电信的发展,上一辈电信人是怎么干的?应该穿越回去,捡起那一串故事,庄重地挂进中国电信展览大厅。

 

故事之一:茶叶换电话

 

19983月14日,中午12点了,湖南省岳阳市郭镇乡麻布村,在这个山村蹲点半个多月了的是一位电信老职工,他第三次到一户没装电话的茶农家,户主正在晒新摘的茶叶。“好茶呢,要是有一部电话,这茶叶就会好销多了”,他说。户主说,是呢,就是没钱装电话,要是能用茶叶换电话就好了,“我这是上好的清明茶,我20斤换一台电话好不好”?用茶叶换电话,这可是闻所未闻过的事,老职工看看这茶真的好,但是再好也不能用来换电话呀!再一想,农民可能是真的没有现钱,要是我自己利用在岳阳市的关系,帮忙卖掉这茶,这钱不是就回来了?“好,一言为定”!电话是装好了,这位电信老职工可有事了,600元钱的茶叶,自己搭车运到岳阳,家里留一点,朋友送一点,办公室卖一点,变了420元现钱,自己贴了180元。

后来的故事茶农不知道,他只知道这电话装得“有意思”。


故事机房哺乳 

199812月的一天,到了下午1点钟,该是孩子吃奶的时了,岳阳分公司号线机房一位刚做母亲女职工都没回家。可以想象,孩子肯定在家“嗷嗷待哺”,因为她早已觉得自己的乳房涨涨的,前胸湿了一大遍。不能离开呵!一天有千张话单要输入,还有几十个装机员在外面时时要和自己对线位,离开一分钟都不行呵!女职工的眼泪在往下流,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!这时,门外传来乳儿的哭声,她听到是自己的孩子,是丈夫抱来的,她冲到门外,把孩子抱到怀里,急急地解开自己的上衣,将乳头喂给孩子——,她就坐在号线架旁边,一边哺乳,一边跳线。要是在往日,这是严重违犯劳动纪律的行为。

部门主任看到了,没有说什么,轻轻掩好门。



故事之三:规划局里的磨蹭

 1999年3月的一天,来规划局办事的人络绎不绝。见此情形,一位电信工悄悄坐在办公室的一边,静静地等他们办完一件件事。快下班的时候,办公室才渐渐安静下来,他便瞅准机会,走到一位负责人面前自我介绍,并说明了来意。这位负责人一听说又要在大街上装IC卡电话,反问道:这不是把钱丢水里吗?岳阳市屁股大的地方,有几十台公用电话就够了,有必要IC?容不得电信员工解释,这爷下班了。第二天一大早,也是在规划局门口,那位爷又见到电信员工早早蹲在门外候着,首先一愣,继而委婉地说:“不是我们不支持,是没有必要呀!”电信员工说:“既然您支持,先请您听我汇报一下情况好吗?”接着,城市发展说起,


再到美化城市环境城市文明程度,等等。大道理小计算,说得这位负责人不住地点头、赞同,顿时对他刮目相看,热情地把他引到办公室。终于,市规划局这道关攻破了,市规划局同意全力支持岳阳公共服务区的电信建设,并在规费上给予了很大程度的减免,趁热打铁,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到市公用事业局,同样以他的磨蹭劲,攻克了又一道难关。

故事之四:市场街实验 

小龙城是岳阳市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,每天客流量上万人,这里不仅仅是小商品大市场,也是一个巨大的电话消费市场。但是,这里的电话实装率很低,很多老板宁愿去打公用电话,也不愿意给自己的门面装上电话,原来,这些小生意人不放心,认为电话费电信公司说收多少就收多少,“杀了黑不知道讯”,他们认为。

于是有职工来到小龙城,一个一个门面做工作,一个一个经营摊前作宣传。刚开始,大多数经营户还是不相信,根本无法与他们搭上话。光说不行,精明的生意人相信眼见为实,只要让他们真真切切地看到电信收费的透明,他们才会心悦诚服地接受。于是,电信业务员先在一个门面做实验,安装了一台201卡电话,并自费买了一张201卡送给这个经营户。过了两天去看,那个经营户一见他便对201卡电话赞不绝口:“这个电话既不要交座机费,又不用跑电信局交电话费,买多少钱的卡打多少电话,真方便!真划算!他们要装。”果然一石击起千层浪。一个实验引起了轰动,一下子小龙城的经营户争先恐后地到他这里登记装机,短短几天860商家装上了201卡电话。

故事装电话 

时间:99年10月25日上午11点

地点:岳阳市制冷设备工厂住宅小区某六楼

人物:电信员工、户主各一人

员工:(轻轻敲门)您好,我是电信公司的,您家里装电话了吗?

户主:(冷冷地)没装。不装。

员工:我这里有一点资料,您可以看一看?

户主:不看。你们电信局也有今天,上门了?

员工:是的呢。现在装电话只要600元。

户主:不要钱还差不多。

员工:现在可以不要您的钱,等您使用一段时间,觉得好,再给钱好不好?

户主:你走吧,倒找给我钱,我也不装。装得起,用不起呢(点火抽烟)。

员工:呵,是这样。您想一下,一根芙蓉王一块钱呢,至少可以打两个电话,多方便呀!

户主:烦不烦!钱烧成灰也不装。走开,我要下楼倒拉圾了。

员工:您——,这样吧,你就不必出门,省了换鞋,我在门外,来,我给您倒拉圾吧。

(电信职工抢过拉圾下楼)。

户主:——

员工:(气喘嘘嘘上楼)不要紧,您什么时候需要装电话,再——再和我联系好不好?

户主:你别走,这电话我今天装定了!

(穿越回来)    

2018825日,中国电信岳阳分公司通报处分了两名职工,这是总经理施宁堃履职岳阳分公司后第一处分职工。

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。

821日,岳阳楼区某客户在电信收费厅交话费时发现,他的电话8728377每月多收了5元“信息”费,客户当时颇有意见,记忆中他没有申请办理其它业务,更没有享受类似项服务,不应收费。他找59号营业员查询,这位营业员刚好在处理其它业务,答复说:电脑显示项目收费不会有错,至于客户是否办理了这个业务,“请到面的办公楼三楼查询”。客户没有去“爬三楼”,而是到值班主任台查询,当时,值班主任正在接待客户,答复说,你自己没有使用,不等于你的家人没有使用过“请到八字门客服部查询”。当时客户生气了,一件小事,竟要自己跑来跑去,直接一个电话投诉到总经理热线。施宁堃总经理接受投诉后,很快查明,该话机是房主的女婿、某法院干警帮助开通“家校通”业务,为的是寄读在外婆家的女儿学习方便。客户了解清楚情况后满意了,但总经理不满意,立即责成纪检监察室查处:谁要我们的客户跑来跑去?这样的作风,要问责”!

这是半个故事。

(原文发11月1日《湖南邮电服》、中国电信思想政治工作网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