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游戏 >

澡堂之悟(王曙摄影散文之708)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06-15 00

王曙摄影散文之708

澡堂之悟





 

   很久很久没有到澡堂去洗澡了,过去每年去澡堂洗几次热水澡,目的很明确,就是在家里洗澡自己的后背老是擦不到,久而久之积了不少的油泥与老皮,到澡堂泡一泡,花钱请搓背技师搓一下背,整下一大把的油泥死皮。得到一次蜕皮的新生之感,那种惬意让人精神焕发。最逗的是五十多年前到施水寮路口的那个澡堂洗澡,大池热汤泡得浑身通红,领号排队挨到师傅来为我搓背。一看吓我一跳,只见那师傅18左右的身高,五大黑粗约两百多斤的躯体,光着膀子袒露着黑乎乎的胸毛,只穿一条小裤衩,混圆的肚皮上却扎了一条半尺宽的皮带,黄铜制作的硕大的皮带扣磨得锃光瓦亮。他顺手用从大池中舀了一桶热水往池边水泥台阶上一泼,手上的毛巾在空中转了一个圈,一抖打了一个清脆的响,引来满池洗澡人的惊奇的目光。他手一指让我躺下,我心惊肉跳地望着这位酷似屠夫的师傅,心想,完了今天非得掉一层皮不可。在他的威严下我乖乖地躺在那里,没想到他的手法却如此娴熟,轻重适宜,搓泥有序,给人极为舒适之感。完工,师傅用手掌在我背上噼里啪啦地一阵有节奏地拍打,感觉到一种血脉通畅,淋漓之极。我起身望着他晃动着巨大的臀部远去的身影,着实产生一种敬仰之情。

在东北当兵的哪阵,零下近30度的严冬,每周才挨着到澡堂去洗一个热水澡,这是期盼的享受,战友们总是友好地相互搓背,我搓背的技术就是在那时学会的。

后来,感觉到大池泡澡不卫生,就很少去了。冬天,偶尔去一下澡堂,淋过热水浴,在蒸房中桑拿一下,发一身汗,特别是请扬州来的师傅搓背擦泥,确实是健体强身的好事。

前些日子,在鞍山天千山脚下,泡温泉解乏,又让师傅搓了一次澡,却有另一番的感悟。

望着眼前赤条条并无羞涩之感的人群,包括自己在内,无论你平时是多么地道貌岸然,多么地高贵,多么地青涩,地位高或者腰缠万贯,或者是谦卑君子,到了这里衣服一脱全都一样,展现出人类的本来面目。如此统一如此简单,呈现人的原始。赤条条而来,赤条条而去,我们却用衣饰掩饰着自我,包裹着或是善良或是邪恶或是虚伪或是卑鄙。

孔子曰,何为智慧,智慧就是知人。人的一生只不过是从大自然那里借来的短短的一瞬。做君子还是小人,做仁人志士还是卑劣之徒,我倒觉得,人之初,性本恶,只有在世间不断地修炼,约束,改造,向善才能达到正人君子之境界。一旦放松自我约束,那恶必然会重显江湖。那些落马腐官,无非就是当了几天领导自命不凡而忘乎所以,忘了自己也是凡胎俗骨,骨子里的那种恶不受约束地流露,贪婪无度,邪恶横溢。分辨这类人其实很容易,平时双眼朝天,言不由衷大话口号满嘴,行为故作矜持却透露着无限猥琐,从书斋到办公室穿着职业装,自以为担当天下,永远铁青着脸的人,很大几率就是一个两面派的伪君子。

脱去伪装,回归赤裸,人皆如此,唯有那颗心是不同的;

穿上衣装,掩饰本质,人皆可为,独有良心是掩盖不住。

    活一次不容易,那就需要我们多一些仁爱之心,因为仁爱是生活的一种态度,仁爱之心就是用自己的态度跟世界生成一种融洽。

 

人性在梦幻之中

朦胧中一切似乎都是美好的

蓝天下的三角思维

痛痛快快地洗个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