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游戏 >

深击爘犚奥す螅缥难ё呦蛳乱徽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06-11 18

新浪科技

科技观潮,与浪前行

关注

文 | 新浪科技 李楠

五月下旬,起点中文网与晋江文学城网站接连被要求整改,问题所在,与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相关。一时之间,网文争议再起。


网络文学走过二十年,虽然在大众日常议论话题中,难与影视、音乐的关注度相比,但在大众视线之外,这一产业蓬勃生长,从未止步。


实际根据CNNIC中国互联网统计报告,截至2018年12月,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已达到4.32亿,较2017年底增加5427万,占网民总体比例达到52.1%。手机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4.10亿,较2017年底增加6666万,占手机网民的比例也达到50.2%。


在早先野蛮生长的时代,擦边球问题多发的网络文学难获认可,网文的形象一直难逃低俗标签。不过发展至今,虽然痼疾仍在,网络文学也已经走到新的阶段。


随互联网成长

国金证券传媒与互联网研究团队曾撰文回顾网络文学历史,将其发展划分为三个阶段:


第一阶段是1995-2002年,在PC互联网早期,网络文学的连载模式依托BBS兴起,榕树下、龙的天空等第一批专业文学网站诞生;


第二阶段是2003-2012年,起点中文网横空出世并发扬付费阅读模式,资本大规模入局,移动阅读成为兵家必争之地;


第三阶段是2013年至今,移动流量红利耗尽之后,竞争进入了“IP全产业链对决”的时代。

可以看到,网文本身由互联网技术催生,同时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发展。


阅文集团原创内容部高级总监杨沾回顾了他对网络文学的观察。在他看来,技术在网络文学发展中的影响主要在三方面。


首先,技术给网络文学带来完全不同的用户群。早先PC互联网时代,看网文群体有限,需要是办公室白领、公务员或家中有电脑的人才能读网文。而移动互联网普及,促成了网文用户的井喷式增长,并且进一步促进网文内容多元化。如早先曲艺小说只有几百订阅,现在可以日销过万。用户多元以后,就可以为细分内容的创作提供支撑。


第二,技术促成了网文内容形态上的变化。除了促进网文故事多元,技术也催生了新的网文形态。比如对话小说,以聊天的形式一句一句展开,与传统小说的阅读体验全然不同。

▲对话小说内容平台截图

第三,技术发展推动了网文产品形态的发展。早先的产品是门户式的PC网站,推荐全靠编辑经验,而现在,网文产品的推荐借助了人工智能技术,产品中融入了很多社交化的功能。


网文作者也切实地感受到技术在网络文学发展中的影响。创作出《奥术神座》、《一世之尊》,目前正连载《诡秘之主》的阅文白金作家“爱潜水的乌贼”表示,科技带来最直观的一个变化,就是与读者交流的方便性在逐渐深化。


传统小说的创作要收到读者回复,明显迟滞。而在PC互联网时代,作者通过电脑发布小说,在书评区就能看到读者回复。到移动互联网时代,网文创作者通过手机,可以随时查看读者回馈。


IP粉丝文化兴起

相对于传统文学,网络文学的读者与作者、作品间的联系更加紧密,甚至,读者开始介入作品创作,为网络文学发展输送能量。


近年来粉丝经济愈加受到各种平台重视。早先粉丝对应娱乐圈明星、偶像,现在各种领域的“大V”、网红,乃至话题度高的企业家,都有粉丝群体。在网文领域,粉丝经济也逐渐兴起,热门作品中的角色如真实的明星、偶像一样,会有大批粉丝点赞应援,并助力其突破“次元壁”,成为现实产品的代言人。


以虚拟网游为题材的《全职高手》是网络文学中的人气作品,在日前发布的《2018-2019年度文化IP评价报告》中,“全职高手”这一IP位列中国IP海外评价榜单第四名。作为《全职高手》的男主角,“叶修”也成为一大IP,至今代言了包括麦当劳、美年达、伊利等在内的9个实体品牌。

▲粉丝为叶修应援。来源:微博截图

虚拟人物的商业价值,与粉丝群体的规模紧密联系。不过在网络文学的粉丝经济之中,这种商业上的联系只是一方面,更深层次上,网文读者从作品创作本身便可介入。网文IP的孵化,也有读者做出的一份贡献。


5月中旬,起点中文网召开17周年分享会,发布拓展粉丝经济与社区生态的“百川计划”,以打造更丰富的作品衍生体系,推动IP孵化。当时阅文内容运营总经理兼起点中文网总编辑杨晨表示,网络文学迈入IP粉丝文化时代,并指出“社交共读、粉丝社群 、粉丝共创”是粉丝文化时代内容平台最突出的3个特征。


具体来说,阅读本身的诉求和年轻世代的网络社交习惯,使网文读者更愿意相互交流;基于共同爱好和更深度互动,网文粉丝社群迅速发展;进一步,读者越来越深地介入到作品创作,从基本内容,到世界观设定,再到周边衍生,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参与。


杨沾提到更具体的阐述。他表示,作者创造一本书,不可能完全细化到特别具体的细节,而读者通过参与网文世界的塑造,可以帮助作者将这一虚拟世界丰满起来。比如作者提到人物使用了某种虚拟化妆品品牌,粉丝会根据这一人物皮肤特性的设定,研究其化妆品应该是怎样。


在杨沾看来,全新的IP粉丝文化时代的到来,可能是网络文学目前最重要的变化。


网文的制约与展望

IP粉丝文化从源头提升了网络文学的活力。在新的阶段,可以预见网络文学还将有持续的蓬勃发展。


艾瑞咨询报告显示,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作者数量达到784万,增长率为30.2%。网文作者的平均年龄为27岁,其中20岁以下占比12.4%,20-25岁占比31.7%。阅文方面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底,其内容平台已有作家770万位,作品数达1120万部。2018年新增作家群体中,90后作家占比超七成,95后作家占比近五成。一年新增作品数量达80万部,新增字数为443亿字。


总的来看,网文创作仍在高歌猛进,并且有年轻血液融入其中。此外,近年来网文出海的势头也值得关注。


《2018-2019年度文化IP评价报告》指出,文学是中国文化产品“出海”最大的IP来源,而文学原创IP中,又以网络文学为主体。根据阅文《2018网络文学发展报告》数据,其旗下海外门户起点国际(Webnovel)累计访问用户超2000万,海外作者已超12000人,共审核上线原创英文作品19000余部。

▲排名分布情况和原创IP比例,不同颜色代表不同领域的原创IP。

来源:2018-2019年度文化IP评价报告

从早先在大众眼中不被看好,网文一路发展,成为中国“软实力”增长一个新的领域,可以说,网文在过去二十余年展现了自身强悍的生命力,并且依托于技术发展,网文产业不断迭代更新。


但如开篇所述,网络文学的问题也一直存在。网文的创作,相对传统文学门槛低,也更自由而多元。与此相伴,总有在内容上搞擦边球的作品出现。


在近期官方通报中,起点中文网用户发布违法违规信息,传播导向错误、低俗色情小说;在晋江网站登载的网络作品中,《不知悔改的男人》《妖孽养成日记》等作品涉嫌传播淫秽色情内容。前者问题突出的栏目被暂停更新7天,后者问题突出的栏目被停止更新原创分站15天。


实际中国网络文学在2004年便遭遇第一次“扫黄”。当时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工作小组的专项行动历时3个多月,中国成人文学城、成人文学俱乐部等网站被取缔,一批网站被要求关闭整顿,还有一批网站展开自查。


《斗罗大陆》作者唐家三少在今年两会期间,建议出台细则严审网文传播平台。之所以有此提案,他表示,过去的一年中网络文学界出现了一个特殊情况,无意中点开一些网站、公众号,就会弹出一些题文不符的故事内容。


“这些内容以擦边球为主,借助读者的猎奇心态来增加自己的流量。他们以诱惑性的标题吸引网民点入,以擦边球内容让网民看进去,极大程度的破坏着网络文学的名誉。”

“我还清楚地记得,早年间,身边很多网络作家朋友曾经委屈的跟我说过,他们明明写的是很好的故事,为什么一到地方作协上开会就被视为‘那些网上写小黄文’的”。


另一方面,盗版问题也制约着网文生态的发展。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《中国泛娱乐版权保护研究报告》,在2017年,网络文学的盗版损失高达74.4亿元。杨沾和爱潜水的乌贼都表示,盗版是制约网络文学发展的主要障碍。


结语

在更宽广的时间维度下,作为伴随网络技术发展的新兴事物,网络文学不必担忧创作方面的活力和读者群体的规模,但如何进一步规范网文内容和版权环境,是行业必须解决的问题。


作为网文平台资深从业者,杨沾认为网络文学随着内容上多元化的不断深入,一定会诞生巅峰级的经典作品。关于网文的IP粉丝文化,他认为距离完全满足用户诉求还早得很,需要进一步探索挖掘。


爱潜水的乌贼则表示,期待网文能进入更多中国人日常生活的阅读习惯,


“有的人能找到精神放松的东西,有的人能找到让他思考的东西,有人能从中学到一些什么。肤浅的人有肤浅的东西看,有深度的人也能找到有深度的东西看。有经典的,有入门的,也有商业化的东西,很完美的融合在一起。”

他相信,网络文学跟传统文学的界限终将消失,只是时间“至少需要一二十年”。


从本质上看,无论是网络文学,还是传统文学,都是表达所思所想所感的一种载体,并无不同。或许在很长时间内,网文作品整体质量都难以同一般的实体文学作品相比较,不过随着网文创作的经验积累,以及读者成熟度的提升,更有深度的网络文学作品,必然逐渐兴盛。




往期文章精选

深击 | 美团打车北京初体验:运力有限、价格稍高、Bug待解


深击 | 5G牌照正式发放 究竟意味着啥?


深击 | 三只松鼠终将IPO 但产值2万亿的零食业问题仍待解